新势力的“亏损”常态 即将被打破?

[本站 行业] “两款产品同时交付的时刻,也是时候该和连续七年的亏损经营说再见了”,在理想公布10月份交付量数据的同时,李想在社交平台上写下了这样一段…

[本站 行业] “两款产品同时交付的时刻,也是时候该和连续七年的亏损经营说再见了”,在理想公布10月份交付量数据的同时,李想在社交平台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。

一时间,理想再次成为人们的议论焦点。有人认为李想又在“说大话”,毕竟现在造车新势力都在亏损,而且卖得越多亏得越多。今年上半年,蔚小理三家企业的亏损额分别达到了45.7亿元、44.02亿元和6.52亿元。

本站

但不可否认的是,理想一直是造车新势力中成本控制最佳、亏损最小的车企。从数据中也能看出,理想的亏损额基本就是蔚来和小鹏的一个零头。

特别是,曾经的理想,一直都是凭借一款车单枪匹马大杀四方,在单季度的财务数据中也曾两次创下了盈利转正的记录。所以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,随着理想即将跨入“双车”时代,摆脱亏损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诚然,从造车新势力们下场造车开始,“亏损”就一直如影随形。特斯拉解除这一怪圈用了16年之久。那么对于刚刚走过7、8年时间的“蔚小理”们来说,盈利的拐点真的到了吗?

销量你追我赶 亏损各有千秋

11月伊始,各大新势力品牌纷纷公布了各自的交付量数据,销量排名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传统势力攻势迅猛,广汽埃安10月销量再次突破3万辆。AITO问界系列以12018辆的成绩挺进榜单前三,极氪也首次进入“万辆俱乐部”,追上了理想、蔚来的步伐。

小鹏汽车 小鹏P7 2022款 480G

『小鹏P7』

而一直被外界称为头部造车新势力的“铁三角”蔚小理则被冲散,小鹏单月销量直接下滑到5101辆,降幅高达49.68%。后来居上的哪吒依旧强势,10月交付18016辆;而刚完成IPO的零跑,交付量则回落至7026辆。

不过定位不同、路径迥异的各大新势力品牌,交付量的比拼只是一方面,毕竟“卖得好”和“赚得多”是两码事,盈利才是车企发展的最终目的。已经上市的4家造车新势力,蔚来、理想、小鹏、零跑,销量上你追我赶,盈利上却差异很大。

鉴于三季度财报数据还未出炉,只能以上半年的数据为参考。今年上半年,蔚小理中,蔚来的销量最少(5.08万辆),但营收最高,达202亿元;小鹏销量最高,营收却最低,只有149亿元。然而尽管这样,两者的亏损金额却是相近的,分别是45.7亿、44.02亿。

蔚来 蔚来ES6 2022款 75kWh 运动版

『蔚来ES6』

唯一不同的是理想,销量、营收均介于蔚来和小鹏之间。不过亏损的金额最少,仅6.52亿元。而刚完成IPO不久的零跑,上半年交付量与蔚来基本持平,营收却只有蔚来的四分之一,但亏损的金额也达到了蔚来的一半以上。

如果以单车亏损金额来看,今年上半年,蔚来每卖一辆车大概亏损8.99万元,小鹏单车亏损约6.38万元,零跑约4.7万元,理想单车亏损最少,仅为1.04万元。

“综合交付量以及盈利能力,显然理想会最先跨过盈亏平衡点,蔚来现在之所以还有这么大的亏损,一方面是大量的研发投入,还有换电站的快速扩张导致。不过随着后续新车型的发力,蔚来的盈亏平衡也快来了。”汽车分析师曹磊(化名)这样说道。

本站

『理想汽车港股数据 图片来自东方财富网』

在他看来,资本市场的表现也能直观反映出来。随着投资者对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态度更加理性,“能够看到盈利”将成为一个关键因素。

截止11月8日收盘,理想的港股市值最高,达到1458亿港元,接下来依次是蔚来(1424亿港元)、小鹏(537亿港元)、零跑(220亿港元)。

盈亏平衡点在哪儿?

即使如此,车企盈利的前提依然是规模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也曾在采访中表示:“特斯拉的经历证明,电动汽车的盈利模式仍然是规模效应,需要突破盈亏平衡点。”

不过不同的车企,想要实现盈亏,所需要的规模是不一样的。

保时捷就是明显的例子,今年上半年销量规模仅有14多万辆,但销售利润却达到了34.8亿欧元(约252亿元人民币)。而兄弟品牌大众今年上半年销量规模多达200多万,可利润也只有19亿欧元(约138亿元人民币)。

理想汽车 理想L8 2023款 Pro

『理想L8』

那么回到造车新势力,盈亏平衡点在哪儿呢?对于理想、蔚来来说,也许翻翻特斯拉的扭亏历史,可以找到一些答案。

2020年特斯拉实现了首次全年盈利,尽管其中有靠卖“碳”获得的,但自此开始,特斯拉成为唯一一家实现盈利的新能源企业。2020年,特斯拉全年累计销量49.95万台,2021年,这一数字更是攀升到了93.6万辆。相比2019年的36.78万辆,销量规模快速扩张。

通过分析2019-2020年公司销量爬坡与净利润的关系,财通证券认为特斯拉的单季度销量的盈亏平衡点在9万台左右。

按照中信证券的估算,特斯拉在7万辆/季度的产销规模时,净利润达到扭亏平衡点。如果扣除积分收入,平衡点在8万辆左右。

特斯拉中国 Model Y 2022款 Performance高性能全轮驱动版

『特斯拉model Y』

如此来看,理想、蔚来要想实现利润为正,产销规模也差不多要达到这一水平。目前,蔚来、理想单季度销量已经做到了2.5万辆到3.5万辆之间,但距离特斯拉的8万-9万辆盈亏平衡点还有不小的距离。

不过李想也谈到,“我们争取2022年内实现单月收入过百亿。”如果以单车均价40万计算的话,那么理想单月销量规模可以达到2.5万辆左右。目前,理想L9的单月交付量已经破万,9月底上市的理想L8,订单量也异常火爆。上市4天时间累计订单就已经突破5万台。

如若L8能够实现顺利交付,那么理想已经非常趋近特斯拉的盈亏平衡点。更何况,理想的单车售价要高于特斯拉。

拼的还是规模

回顾特斯拉这几年的财务表现,盈利的基本步骤就是销量增加、采购成本降低,然后下调售价,再进一步刺激销量。“价格屠夫”这一特斯拉的“爱称”,相信很多人都有所耳闻。

对于蔚小理来说,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
想要进一步拉升盈利能力,规模效应就得进一步放大。可对于蔚来、理想而言,它们的车型售价基本都在30万元以上,而这一市场的容量相对比较有限。想要复制特斯拉的盈利轨迹,无疑还得不断下探售价,持续扩大销量规模。

本站

据乘联会数据显示,30万元以上新能源市场,今年9月份零售量仅为93109辆,前三季度销量累计533710万辆。即使放在整个30万元以上市场,9月的容量也只有24.9万辆,市场份额为12.9%。

当然,理想、蔚来也在不断采取行动。理想L9售价45.98万元,随着L8的交付,售价拉到35万元左右,后续随着L7、L6的推出,理想车型的售价将下探到30万以内。

蔚来更是在酝酿多个全新子品牌。今年6月,李斌在用户沟通会上表示,蔚来汽车正在加快对20多万元售价的车型的研发,将推出面向大众市场的全新汽车品牌。除此之外,蔚来也正计划推出第三个汽车品牌,以覆盖20万元以下的中低端市场。

关于盈利问题,蔚来汽车CEO李斌上个月表示,蔚来汽车已经有了相应的计划,会一步一步地赢得利润。特斯拉花了16年时间才实现盈利,而蔚来汽车肯定用不了那么长时间。而在此前的一次电话会议上,他也说过,预期蔚来将在2024年实现盈利。

而“蔚小理”铁三角的另一家小鹏,日子则有些不太好过。10月交付量直接腰斩,基本可以用“暴雷”来形容。严格来说,小鹏从7月开始,销量就开始下滑了,7月勉强守住了1万台关口,8月开始则一路下滑。

为了应付这一局面,小鹏汽车开始了“大刀阔斧”式的改革。据媒体报道,小鹏在10月21日发布全员邮件,宣布建立五大虚拟委员会组织和三个产品矩阵组织,前者负责提升各条业务线的沟通合作,后者肩负着打通端到端产品业务闭环的重任。

本站

“在实现盈利的过程中,其实还面临许多不确定性因素。不同于特斯拉当时的环境,留给造车新势力的挑战还有很多。比如近两年电池原材料价格的上涨、芯片问题,就是一个比较大的考验;再者,传统车企也已经回过神,也会给它们实现盈利造成一定压力,像现在极氪、AITO问界的攻势就很猛。”曹磊在交流中指出。

走过了0-1验证期阶段的蔚小理,如今要面临的下一关口就是“如何实现盈利”。相比于燃油车时代,中国品牌受到海外品牌的各种“价格压制”。在智能电动车时代,蔚小理完全没有这层束缚。这也使它们实现盈利的时间要快很多。不过摆脱亏损经营只是第一步,要想实现经常性盈利,势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欢迎转载,请注明出处:车闻网 » 新势力的“亏损”常态 即将被打破?

相关推荐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